北京用“绣花”的功夫加强扬尘管控 各区因地制宜开发创新治尘妙招

  • 西北网
  • 2021-06-23 08:32:51
分享到:
  • 收藏

降尘,是一个城市清洁度的标志。一个城市干不干净,跟扬尘的多少关系不小,这不仅关系到市民的直观感受,还影响着北京的空气质量。

“绣花”讲究细致,扬尘的管控也一样,关键就靠精细管理。但对于一些“死角”、“盲区”的扬尘,虽然量不大,但多多少少也会对全市的空气质量产生影响。如何才能治理好“死角”“盲区”的扬尘,是需要相关管理部门进一步思考解决的问题。

道路扬尘易忽视

隔离护栏下蓄尘土

道路清扫更精细

道路扬尘,是本市扬尘三大来源之一。大街上,来往车辆快速穿梭,车流带起来的扬尘颗粒,也随之飘散在大气中。

针对道路扬尘,目前北京创新了道路尘负荷走航监测,就是通过车载的颗粒物监测系统,让车辆边走边测,而监测的对象就是车辆行驶扰动所扬起来的粒径小于75微米的道路积尘。

但除了行车路面的积尘,实际上在道路中间的隔离带护栏下,也是一个容易积尘的区域。而这里相对于行车路面来说不容易清扫到,车辆来回也碰不着,看似影响不大,但遇到雨水或洒水等扰动,这些积尘就会被冲到行车道上,成为道路扬尘的源头。

北京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研究员樊守彬告诉记者,道路扬尘就是裸露在路面的颗粒物,受到外力的影响,比如大风,比如人、车等扰动,就可以把扬尘颗粒带到空气中。时车辆行驶时,会把尘往行车道边缘赶,赶到道路中线后,便会在隔离带护栏下储存起来,而普通道路清扫保洁扫不到这里。在雨天或洒水后,这部分尘土就又冲回到路面上。隔离带下就如同尘土的蓄水池,晴天积蓄、雨天或洒水再放出,反复形成道路扬尘。如不根除,道路自然就不能清扫干净。

那么这些“尘”最终去了哪里?樊守彬告诉记者,这些冲到行车道上的尘土会随着车轮碾压进一步粉碎,并被扰动进入到空气中形成扬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空气质量。

樊守彬的团队选取了两条状况相似的道路进行检测,这两条路分别是位于通州区运河中学西校区北侧和东侧的京洲北街、京洲西街,两条路形成一个丁字路口相连。两条路有其相似之处,即均为学生家长接送学生上下学的必经之路,也均为早晚拥堵、其他时间通畅,且两条路均为双向四车道,路侧均有路肩与路沿石。另一点相似的是在常规道路尘负荷监测时,其指标均不高且数值相似。

该团队专门针对隔离带护栏的影响开展了一轮监测(监测车辆尽可能靠最左车道的左侧边缘),结果表明,没有隔离带护栏的京洲北街,道路尘负荷是0.11克方米;而有护栏的京洲西街,在靠护栏处的道路尘负可达0.75克方米,明显高出一截。

记者了解到,用高压水枪冲洗隔离带的地面,尘土会被冲走,但如果不能将冲走的尘土收集出来运走,则尘土仅在路面上转移,最终还是会被车辆赶到隔离带护栏下。而普通洒水车的作用,仅是润湿地面压压尘,路面很快会干,尘土又没有清走,压尘效果也会随着水分蒸发而很快消失。

樊守彬说,道路隔离带护栏之下,虽说不是直接受碾压产生扬尘,但其尘土蓄水池的作用,从长期来看,确实会对旁边机动车道产生明显影响,“如何把这部分尘土扫出来、清除掉,的确考验着道路清扫保洁工作的精细化水。”

施工扬尘易扩散

工地出口尘负荷高

施工行为须规范

工地扬尘,也是本市扬尘三大主要来源之一。记者了解到,本市房屋建筑、市政基础设施施工、河道整治、建筑物拆除、物料运输和堆放、园林绿化等活动,均应当采取措施,防止产生扬尘。管好施工扬尘的关键,则在于施工单位能够切实按行业扬尘管理要求开展施工。

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土壤生态环境处副处长王爱介绍,工地在施工阶段,比如土方施工、小市政施工、重载车行驶等环节,均涉及地表的扰动或者车辆的碾压,扬尘的产生固然不可避免,但必须充分做好苫盖、湿法作业、道路硬化及路面清扫,最大程度地去抑制扬尘。在水务等行业的施工过程中,还有晒土工艺等必需环节,需要合理排布施工工序,最大程度减少土壤裸露的面积及时间。这些施工的规律、行业的特点,需要各施工行业的主管部门做好指导及监管,说白了就是“行业的管好行业,属地的管好属地”。

王爱告诉记者,施工扬尘的检查,应该说最为简单最为直观,甚至都不需要专门的监测,哪个工地冒出了尘土,那这个工地一定是没有管好。施工扬尘,肉眼直接识别,管住扬尘行为即是管住了源头。

另外,在各类工地的出口,渣土车等携带或遗撒的尘土也可能会产生新的扬尘,这种行为将施工工地的尘土转移到市政道路,也成为道路扬尘的一个源头,这是期关注的重点。樊守彬告诉记者,目前本市每个月会对500个左右的工地出口、行业场站出口等门前三包范围内的道路开展尘负荷抽测。樊守彬说,一般来说,工地出口的道路尘负荷普遍高于市政道路,一般可达三至五倍,这部分尘土会被车辆携带,扩散到更远的距离,非常需要加以控制。这需要施工工地切实履行门前三包职责,将驶出工地的渣土车覆盖好、清洗好,并且将门口外道路清扫干净。此外,也需要各行业主管部门以及属地共同加强管控。

二次扬尘难识别

粗放灌溉也扬尘

“斑秃”绿地需管护

一般来说,当尘土被扰动到空中形成扬尘之后,慢慢总会沉降下来。如果沉降到绿地、水面等,一般就能被稳定住,但沉降到道路、人员密集区,则还会受到扰动再次形成扬尘。像小区里的绿地、路边绿化带、街边口袋公园以及森林公园、郊野公园等,都是很好的固尘空间,应该很好地去维护。

但是有些街边的绿地、小区内的草坪等,绿化有时不是很完善,维护不是很及时,就会出现“斑秃”的问题,绿地露出了土壤地表,就变成了裸地,固尘的生态空间立刻转变为裸地扬尘的源头。家住通州加州小镇C区的袁先生,因为家住一层,可以清楚地看见楼前的绿地,“今年绿地光秃秃的,也没种东西,大风一刮,都能看见一些浮土被吹起来。”

小区绿地“斑秃”形成裸地,其实并不是个别现象,记者走访了多个小区,发现如果物业没有做好绿化,小区里的绿地或多或少都存在“斑秃”现象。严重的小区,甚至露出整片整片的裸地,由“斑秃”变成了“全秃”。同样的问题,街边的绿化带也存在。如果维护不及时,绿地就会出现“斑秃”的情况,大风一来,表面松散的尘土就会被扬起来吹向空气中。

此外,一些路边绿地的浇水灌溉以及养护,如果过于粗放,也会引发扬尘问题。小草青青需要浇水,尤其是在春、夏天的清早,园林工人或者是自动设备,都会开展绿地的灌溉养护,但如果浇水不均匀或浇水过多,多出来的水就会漫过路沿,携带绿地中的土壤冲到路上,待水干之后,就在道路上形成一片“黄印”。这部分被水冲到路上的尘土,颗粒较小,易受车辆或人员扰动,也成为道路扬尘的源头之一。

对于大面积裸地的扬尘污染,目前北京有一个“天空照相机”,可通过卫星遥感监测,发现一定面积以上的裸地问题。但如果区域太小,并且夹杂在绿地之中,就会很难识别出来。对于绿地浇灌冲到路上的尘土,也很容易被车辆碾压带走,扩散到路面上,也难以专门开展清扫。对于这些部分的扬尘源,就需要小区物业、园林绿化队伍加强日常维护及精细化的养护。

加强管控

扬尘治理还要多方合作

记者了解到,年来,北京用“绣花”的功夫加强扬尘管控,各区因地制宜开发了不少创新的治尘妙招:

针对胡同和角落里的扬尘,东城区用上了小型“吸尘器”,在清扫的同时不落下边边角角等隐秘之处,去年还开始定期清扫屋顶上的积尘,不放过任何一个犄角旮旯;大兴区创新了高科技手段,结合车载物联系统及大数据整合,打造了一套大兴扬尘“立体化”地图,实现对地面扬尘、地表扰动扬尘、低空扬尘的立体化监测,并通过实时监测,可以及时抓拍污染源;谷区监控裸地扬尘,用上了先进的无人机装置,通过无人机航拍加现场巡查的模式,精准排查全区18个街乡镇各类裸地扬尘问题点位,同时直接利用高清摄像头和卫星定位系统对问题点位进行拍照和定位,建立台账,形成全方位、立体式、无缝隙的扬尘管控动态巡查监控体系……

从目前来看,本市对扬尘精细度的管控治理,提升还是比较明显的,各区都在将道路相关保洁的机械化作业向背街小巷延伸。各区各部门之间也密切合作,比如针对一些季节的裸地,一些区也在积极同园林绿化部门合作,推进裸地的绿化及生物覆盖。“现在全市扬尘治理的重点也是放在扬尘的精细化管控上,力争不断发现并尽量解决各类死角盲区的问题。”王爱说。

扬尘治理,从源头上管住,才是最根本、最有效的途径。扬尘治理既需要施工单位、道路清扫保洁单位、园林养护队伍等社会主体的自觉与努力,也涉及到本市各区、各行业主管部门的指导与监管,还需要广大市民的积极参与,只有各方齐心协力、齐抓共管,才能将“绣花”的功力充分发挥,打造出更干净、更美好的北京城。

(原标题:创新各种妙招 向背街小巷延伸 犄角旮旯的扬尘不能放过)

来源:北京晚报记者 骆倩雯

分享到:


精彩推送

精彩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