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玉祥:“这要归功于水质,我们治水的秘诀就是生态拦截沟渠”

  • 西北网
  • 2021-03-24 10:00:37
分享到:
  • 收藏

核心阅读

建设“湿地长廊”作为生态拦截沟渠,治理农田尾水;创新“跑道养殖”模式引入循环流水,实现养殖尾水零排放;采用自主研发的污水处理设备,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浙江桐乡在农牧渔业上采取一系列措施,提升污水资源化利用水,也优化了农村人居环境。

浙江桐乡,春色正好,濮院镇红旗漾村的“千亩稻田”基地吸引了不少游人。

濮院镇副镇长高玉祥告诉记者,这是一片占地1200亩的省级粮食生产功能区,去年镇里投资300万元对其进行景观改造,增设观光栈道等休闲设施。“农旅结合还让基地培育的品牌稻米打开了销路。”高玉祥说,“这要归功于水质,我们治水的秘诀就是生态拦截沟渠。”

拦截沟渠治污,美丽乡村添景

距离“千亩稻田”800米处,有处“口袋公园”,树木葱郁,一条水道蜿蜒向前,岸边点缀着簇簇再力花、蓝花梭鱼草和鸢尾。很难想象,这条精致的湿地长廊就是高玉祥口中的“生态拦截沟渠”。

桐乡市农业农村局农业生态建设指导中心主任周雪娥介绍,由于与稻田存在地势落差,农田尾水经排灌沟汇聚于此,形成天然的尾水处理池。

可就在两年前,这里还是另一番光景。“以前这是一条断头浜,由稻田排入的尾水未经处理就被直接排放进附河道。”周雪娥说,不仅这潭水变得臭气熏天,排进河道的水体中氨氮、总磷等指标也严重超标,加剧了周边河道的富营养化。2019年下半年,桐乡市投资129万元对这里进行农田氮磷生态拦截沟渠改造。

“结合断头浜的地形特点,我们做了道‘加法题’。”周雪娥解释,所谓的“加法题”,其实是用挡水分离坝将沟渠从中间一分为二,再人工设置前高后低的落差,从而建立起可自行流动的U形回水系统。沟渠由100米变为200米,尾水流经沟渠的时间也顺势延长了一倍,增加了尾水在沟渠内过滤与净化处理的时间。

不仅如此,种植在沟渠底部的沉水植物可吸附底泥中的氮、磷等物质,对底泥进行改良,在沟渠内形成“水下森林”,投放的生物菌和水生动物可分解水体内的污染物,进一步提高了水体的自净能力。

“目前已建成的8条生态沟渠每年安排6次以上的水质检测,经过沟渠处理的水质从建成前的Ⅴ类甚至劣Ⅴ类提升至Ⅳ类或Ⅲ类,总氮、总磷分别下降10%和30%以上。”周雪娥说。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不同农田沟渠特点,结合美丽乡村精品线和美丽田园建设,桐乡因地制宜建设生态沟渠,多种生态沟渠在农田里遍地开花。

“新建的拦截沟渠在保证排水功能的基础上更加注重生态景观打造,从而形成农田景观联结带,推进农田向绿化、美化转变,将田园变公园,进一步优化农村人居环境。”周雪娥说。

水塘负责净水,“跑道”可以养鱼

在桐乡,对污水的资源化利用有“加法”也有“减法”。在位于大麻镇海华村的海北圩水产专业合作社,“冲浪鱼”养殖基地就巧用一道“减法题”找到了处理养殖尾水的妙招。

啥是“冲浪鱼”?指着一条条长25米的养殖流水槽,基地负责人沈天富向记者介绍起来:“其实就是把鱼养在这些流水槽中,利用机械造浪造流,让鱼在水槽中像冲浪一样保持游动。”沈天富说,长期在流水环境中生长的鱼因运动量大而脂肪含量低,肉质更紧密,口感更好。

沈天富进一步解释:“以前在104亩大的鱼塘中养殖,以甲鱼和鲢鱼等为主,养殖尾水直排入河,氮磷含量超标,导致水体富营养化。”现在,鱼塘的产值几乎全部集中在这2亩左右的10条跑道中,从104亩到2亩,养殖面积大为缩减,但这被“舍弃”的大片水域其实也有大作用。

记者放眼望去,10条跑道位于水塘一端,与水塘相连,一字排开的养殖水槽两头装有拦鱼栅,一头的“推水增氧”装置让塘水实现循环流动,另一头的吸污装置则时刻收集鱼粪残饵。

“鱼被限制在相对狭小的空间里,流动的水不间断地从‘跑道’内流过,带来氧气和食物,又带走粪便和残渣。”沈天富说,推水增氧让一塘静水动了起来,养殖过程中产生的鱼粪和残存饲料顺着循环水流进入吸污水道,其中的80%可以被回收制成有机肥,剩下的20%则由鱼塘底排污系统收集利用,再由外围的浮游生物、水生植物等进一步净化水质。

自2018年引入池塘循环流水“跑道养殖”模式以来,沈天富前后共投入200多万元用于“冲浪鱼”养殖的基础设施建设。他告诉记者,跑道内养殖的90%为鲈鱼,与传统鲈鱼养殖模式相比,“跑道养鱼”模式提升了鲈鱼品质,鱼的价格也高于市场均水,还能实现反季节销售,“一年能产出15万斤左右的鲈鱼,主要销往长三角地区,今年开始已经回本了。”

尝到甜头,被问及未来是否会继续扩产,沈天富的回答却令记者有些意外——“104亩水塘处理这10条跑道的养殖尾水刚刚好,再增产就吃不消咯。”在他看来,虽然收益不错,但保持鱼塘的生态衡,贵在把握一个“度”字。

自主研发设备,废水循环利用

周末,位于洲泉镇的华腾牧场成了一片欢乐海洋,不少家长专程带着孩子到此体验生活,牧场里好不热闹。占地320亩,华腾牧场的面积可不小,这里的牲畜粪尿如何处理?牧场负责人詹天球说,这里的牲畜粪尿早已实现“零排放”,还实现了废物利用。

在一台箱式固液分离设备前,詹天球向记者介绍“变废为宝”的秘诀——牲畜粪尿经干湿分离后,干粪便在炭化炉700摄氏度高温无氧环境下加工成粪炭,加入木屑、小麦、水稻秸秆等原料,经过特殊菌种的发酵处理可制成有机肥;分离后的尿液,经设备爆气电解浓缩处理15分钟后制成浓缩液体肥,可用于滴灌施肥;剩下的废水还能净化到Ⅳ类水标准,用于牧场内花卉灌溉,以及冲洗栅栏等,实现了循环利用、变废为宝。

在此之前,牧场也经历过粗放式处理的阶段。“以前废水经简单处理后进入排污管网,粪便就采取就地堆肥的简单方法,老远就能闻到浓重的臭味。”詹天球算起了一笔账:“按一万头的养殖规模算,每天至少产生30吨排泄物,一年就要产生10950吨排泄物,若按每吨50元的处理费计算,光人工费就要55万元。”

牧场从2015年起开始自主研发处理设备,如今不仅省下了排泄物处理资金,水质与环境也得到了提升改善,更让牧场的发展迎来新机遇——通过增设亲子游乐区、展示区等区块,牧场大力发展观光旅游,形成种养结合、产销一体的融合发展新业态。如今,华腾牧场的畜禽粪污处理方法等还在浙江安吉、江苏宿迁、山东淄博等地成功运用,去年还向国外出口了3台单价超百万元的集装箱式一体化污水处理设备。

谈及未来,詹天球有新目标,他希望能有更多人走进牧场,了解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新理念,也希望自家技术能在更多牧场实现推广,让更多的养殖废料变废为宝。

分享到:

  • 至少输入5个字符
  •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