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烟的危害和传统香烟相比究竟如何

  • 西北网
  • 2021-06-09 08:46:11
分享到:
  • 收藏

今年5月31日是第34个“世界无日”。国家卫健委和世卫组织驻华代表处共同发布的《中国吸危害健康报告2020》报告显示,目前,我国吸人数超过3亿人,15岁及以上人群吸率为26.6%,其中男率高达50.5%。

年来,随着控和公共场所禁力度不断加大,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吸带来的危害,与此同时也有了许多手拿电子的“新民”。

电子的危害和传统香相比究竟如何?吸电子真的能实现渐进吗?对此,记者日进行走访调查。

现象:

电子者增多,实体店无未成年禁售告示

刘进是成都一家活动策划公司职员,有10多年龄。最一年多来,他手里的纸变成了电子,他告诉记者,起初吸电子是听别人说电子毒害比纸小,而且能达到渐进戒,“都是在网上搜索,然后按照网上指引在线下门店购买的。”

记者在3家大型电商台输入关键词“电子”,均没有结果,但搜索具体品牌便能找到官方旗舰店,店内销售滤嘴、陈列架等电子配件和周边商品,还提供附门店的名单。

6月5日,记者探访了成都市锦江区某电子品牌的一家线下门店,店内整齐摆放着不同规格的电子和配件,并未张贴未成年禁止购买的告示。店员告诉记者,这几年购买电子的顾客不断增多,以中老年男为主,所以并没有刻意询问顾客是否是未成年。

去年7月,国家草专卖局和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印发了《电子市场专项检查行动方案的通知》,规定禁止在线上销售电子。但包括这一品牌在内,通过在官方线上店公布线下门店地址来引导顾客前往门店消费等现象,是否属于违规或“擦边球”行为,值得相关部门进一步重视。

另外,在公共场合是否要禁电子,也困扰着相关部门和公共场所的管理人员。记者在建设路、新南路等几家大型餐厅里发现,餐厅里贴有公共场所严禁吸的标志,凡有抽纸的,服务人员也会提醒,但对抽电子的却不知该如何管理。一名服务员告诉记者,吸电子的人通常都会用电子不是为由拒绝管理,“我们也没有办法。”

真相:

电子有害不低,帮助戒不靠谱

记者在另一家电子体验店走访时,店员告诉记者,该店售卖的电子产品主打“低毒害”:“这个产品的焦油和尼古丁含量比传统草少很多,对人体的伤害也很小。”而问到能否帮助吸食者戒,店员回答:“或许可以,您可以试试。”

电子真的是“低毒害”甚至可以辅助戒吗?

四川省肿瘤医院科普部副研究员王霄介绍,目前市面上在售的多数电子产品主要由盛放含尼古丁溶液的袋、蒸发装置和电池组成,“使用电子时通过蒸发器产生的高温将含尼古丁的溶液蒸发后喷出,喷出后的气体在大气中冷凝形成微小雾滴,在使用过程中可产生类似传统草的含尼古丁雾,带来类似吸的满足感。”

王霄强调,电子液中含有草特有的亚硝胺,以及随着液温度升高、释放的甲醛、乙醛等致癌物质,其气溶胶雾还含有砷、铬、镍等有害物质,“电子电池也有安全隐患,包括使用过程中电池短路,长时间充电导致保护电路失效等原因引起的爆炸与起火等。”

对于吸食电子是否能戒,王霄予以否定:“许多人选择吸电子的初衷是觉得电子液含尼古丁少,能减少尼古丁对身体的危害。电子的尼古丁浓度一般为0-36mg/mL,其最大值已经相当于一根传统香尼古丁浓度的3倍。”他表示,目前没有确凿的证据支持使用电子可以提高戒率,反而是大多数电子使用者会同时使用传统香或其他草制品,出现两种或多种草制品导致的健康危害叠加效应。

刘进告诉记者,他通过吸电子来戒的计划也基本宣告失败:“抽了那么久的电子,没什么明显的感觉,同时觉得吸电子操作麻烦,又回去抽卷了。”

尚亮也是一位龄较长的民,他告诉记者,知道电子有害,但相比纸会减轻依赖,想以此过渡,渐渐戒,殊不知,两年下来,电子要抽、纸也恢复了,“其实通过电子,只是托词。”

趋势:

有望纳入传统草管理范围

我国是《世界卫生组织草控制框架公约》的缔约国,南宁和杭州等地都已经将电子纳入公共场所立法管控,重庆、深圳等城市也针对电子陆续进入控立法(修法)进程。“但国家层面及国内的绝大多数城市对电子行业仍然缺乏有效监管,如线下高调开设专卖店、向青少年推广和销售电子等,致使电子行业已经完全背离了初衷。”王霄呼吁国家出台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将电子纳入管控范围。

今年3月,工信部和国家草专卖局公布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将电子称为“新型草”,或准备将其纳入传统草管理范围。

王霄提醒,在电子管理尚未全面成熟的时候,公众应该自觉认识电子的危害。“电子并没有改变尼古丁进入人体的方式,理论上仍然具有成瘾。吸食电子的人同样可以到戒门诊进行治疗。”(白华宇 四川在线记者 石小宏)

分享到:


精彩推送

精彩要闻